<form id="hjrnz"></form>

<nobr id="hjrnz"></nobr>

    <form id="hjrnz"></form>

    <thead id="hjrnz"><dfn id="hjrnz"></dfn></thead>
    <delect id="hjrnz"><font id="hjrnz"><strike id="hjrnz"></strike></font></delect>

          奔騰的伊江水——記仰光勵學社(曾冠英 周蒂蕓)

          編輯:緬華網 文章類型:緬華社團 發布于2018-05-08 09:43:02 共128594人閱讀
          文章導讀 奔騰的伊江水——記仰光勵學社(曾冠英 周蒂蕓)

          曾冠英 周蒂蕓

              三十年代初,代表大資產階級利益的蔣家王朝,加緊反動步伐,妄圖撲滅勢已:燎原的國內革命之火,對外諂媚屈膝,喪權辱國,在所不計,導致1937年日本帝國主義大舉侵華;對內則加緊鎮壓、剝削,人民大眾處于水深火熱之中,國家存亡,系于一發。廣大人民群眾在中國共產黨號召之下,反獨裁、反壓迫、反饑餓的斗爭浪潮,在極度艱難的環境中壯大起來,奔騰澎湃,勢不可擋。東南亞廣大愛國華僑勵學社應時而生。

              緬甸仰光的華僑勵學社,是在艾蕪、郭蔭棠、林環島、王思科等同志被英國殖民政府以妨害社會治安罪拘捕出境后,一些愛國華僑青年,在巴寧同志(《新芽日報》的總編輯兼總經理)組織下,于1934年5月4日正式成立,宗旨是團結緬華愛國僑胞,特別是知織分子,繼續高舉愛國旗幟,推動僑界愛國運動的發展,反獨裁,要求實現民主政治。

              勵學社成立后不久,在仰光的華文《覚民日報》上開辟《卜間》專刋(“卜間”是華僑對“巿場”的習慣叫法),以巴寧為主編。它是艾蕪等同志被迫出境和《新芽日報》被迫停刋后,繼續舉起反獨裁大旗,批評獨夫的假革命,騙得孫中山先生的信任,竊踞要津,背叛革命,屠殺北伐有功的共產黨人的反革命行為,號召廣大僑胞覚醒,推動進步事業。當時多數僑胞對國內政治現狀,已感到不滿。這時候,正是緬甸愛國的各種團體最活躍時期,如晶晶社的《野草》、椰風社的《椰風》、巨輪社的《十日談》相繼在僑報版面上創刋。這些副刋匯成一股洪流,并肩前進,聲討獨夫。一小撮反動派,對《卜間》曾造謡誣蔑,大罵勵學社為“新芽余孽”。但華僑有正義感者居多數。他們終究無可奈何。不久,他們的反動喉舌副刊《推進機》終因頂不住各方愛國的正義的聲討批判而無法推進宣告停刋。

              勵學社的《卜間》,在一九三五年和三六年間,著重鼓吹僑胞團結,響應祖國抗日救亡的號召,執筆者多為緬華教育界同仁和店員。他們配合當時國內政治形勢,以鋭利的筆鋒,擺事實講道理,揭露蔣家王朝的黑暗統治,呼吁停止內戰,聯共抗日,評擊國民黨反動派的對內鎮壓抗日民主運動,對外賣國投降,譴責他們的倒行逆施的行為,同時經常轉載《大眾生活》、《永生》、《世界知識》等救亡刋物的文章,形成緬華社會一股愛國進步的洪流,影響是深遠的。正如后來一位同志指出的“勵學社和諸同志的活動,對緬甸華僑革命運動,特別是對革命思想的傳播和革命干部的培養,無疑是起了它應有的作用和貢獻的”。

              一九三六年的“西安事變”,仍未能促使國民黨下決心實行抗日圖存,直到“八•一三”日本侵略者大舉進攻上海,進逼南京,直接威脅到他們的政權生存和利益,國民黨才被迫對日宣戰,中華民族生機呈現一派龧光。

              文救會成立不久,發起募捐陜北公學基金,當時救災總會里的幾個掌權者,藉國民黨政府命令海外捐款須統籌統匯為辭,迫使這筆陜北公學基金款項須匯交國民黨政府財政部,以圖邀功。文教會認為陜公基金與一般救國捐款性質不同,無須統匯,因而引起救災總會一些死硬派分子的不滿,利用其掌握的權勢,強迫各華僑報社不準刊登文教會活動的消息,文救會主辦的《華僑呼聲》由此被迫停刋。

              但勵學社許多同志,并沒有因逆境艱難而停止戰斗。他們以滿腔愛國救國熱情,掙脫傍徨,在文救會被迫停止活動之后,就轉入了《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緬甸支部,繼續在《卜間》、《曉聲》、《芭雨》及《文藝》周刋等副刋發表抗日救國的文章,開展更勇猛的戰斗。

              一九三八年底,勵學社諸同仁,又積極地同緬華的文藝界愛國人士,重新擴大組織了《緬華文藝界救亡協會》,活動面更廣泛了,并在緬甸各地巿鎮成立勃生、東吁、橋貝、卑謬、亞蘭等文協分會,以《規律》為會刋,除宣傳“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支援祖國抗戰外,還開辟思想什談、哲學探索、經濟漫話等專欄,并派員在仰光“慶福宮”大院定期作口頭宣傳革命道理,進一步提高了廣大僑胞的思想認識,堅定抗日必勝的信念。

              勵學社的部分同志,還參加“救亡工作宣傳團”、“𠮟咤合唱團”、“學聯”、“青聯”、“店聯”等救亡團體,廣泛開展救亡活動。

              太平洋戰爭爆發,日寇鐵蹄侵入緬甸,英軍節節敗退,勵學社同仁被迫疏散到各地,有的在上緬甸繼續搞救國工作,有的回國從事教育和其他工作,有的為避開日寇漢奸的捜索,潛居「山芭」,隱姓埋名,直至抗戰結束,社員才陸續回到仰光來,大部分又加入《緬華文化藝術工作者協會》,為開展在新形勢下的新任務繼續活動。

              新中國誕生,中緬建交,勵學社同仁,認為無需再恢復《卜間》等副刋,會務活動自此也就停止了。

              事隔幾十年了,回憶當時勵學社社員雖僅有二十六人,但他們當年在海外的救亡活動,他們的能量與膽識,有如日夜奔騰澎湃的伊洛瓦底江之水,波瀾壯闊,沖決一切暗礁和險灘,迅猛向前,為緬華愛國運動寫下不可磨滅的一章!

              當年被說成是“新芽”余孽的勵學社社員,有陳德潤、楊老清、林育、蘇佐雄、曾冠英、周蒂蕓、林日升、鄭祥鵬、陳杰夫、江錫疇、伍聯輝、王有道、巴寧、楊柳村、陳善計、蘇承木、楊輕汽、陳透視、謝征麈、鄭老卯、曾子銘、陳實夫、林家齊、吳黎群、李無懷、林白鷺等二十七人。

          原載曾冠英編著《緬華雜文集》


           
          0
          0

          評論列表 共有 0 條評論

          暫無評論

          聯系我們

          郵箱:mhwmm.com@gmail.com

          大j8黑人bbw巨大888_伊人色综合网久久天天_人妻出差被寝取中文字幕_乌克兰小美女黑毛bbw

          <form id="hjrnz"></form>

          <nobr id="hjrnz"></nobr>

            <form id="hjrnz"></form>

            <thead id="hjrnz"><dfn id="hjrnz"></dfn></thead>
            <delect id="hjrnz"><font id="hjrnz"><strike id="hjrnz"></strike></font></del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