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hjrnz"></form>

<nobr id="hjrnz"></nobr>

    <form id="hjrnz"></form>

    <thead id="hjrnz"><dfn id="hjrnz"></dfn></thead>
    <delect id="hjrnz"><font id="hjrnz"><strike id="hjrnz"></strike></font></delect>

          從緬華戰工隊走出的廈門革命伴侶

          編輯:鷺風報 文章類型:緬華人物 發布于2021-05-04 11:30:01 共132528人閱讀
          文章導讀 來源:鷺風報楊章熹(1909-1981)又名紀莊、季莊,筆名宗裴。廈門海滄霞陽人。1936年前往緬甸,從事緬華進步教育文化事業前后達十多年之久?!?

          來源:鷺風報

          楊章熹(1909-1981)又名紀莊、季莊,筆名宗裴。廈門海滄霞陽人。1936年前往緬甸,從事緬華進步教育文化事業前后達十多年之久。

          杜堅(1921-2016),原名杜雪痕,廈門杏林馬鑾人,1942年加入緬華戰工隊,利用各種形式開展宣傳活動,團結民眾共同抗日。

          1953年夫妻二人攜子女回國。楊章熹曾任中央僑委委員、全國僑聯委員等職。杜堅曾獲“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

          楊章熹杜堅夫婦

          楊章熹對緬華進步文教事業居功至偉

          楊章熹于1926年畢業于廈門同文書院,后到上海勞動大學就學,開始接受馬列主義思想。1932年在廈門、海澄參加中國反帝大同盟。1936年,因國民黨在廈門四處搜捕“共黨嫌疑分子”,時年27歲的楊章熹從廈門南渡緬甸仰光,當時已是革命經驗頗為豐富的戰士。

          初到緬甸,他創辦了《南國生活》《南國導報》等雜志,宣傳進步思想,啟蒙緬華社會廣大僑胞為民主革命貢獻力量??谷諘r期,楊章熹以學校作掩護,白天在學校教書育人,晚上搞抗日救亡活動。撰寫演講救亡文章,導演抗日救亡劇本,積極宣傳抗日救國思想。這些活動不僅構建了爭取群眾、聯系群眾的橋梁,而且也為日后創建進步社團奠定了堅實基礎。

          楊章熹于1940年在緬甸獨立創辦仰華公學。仰華公學既是進步青年活動的重要據點又是為緬華貧寒子弟服務的一所學校。尤其是在皖南事變后,為了保存革命實力,中共南方局周恩來同志將一批國內進步文化人士如張光年(光未然,著名詩人、《黃河大合唱》的作詞者)、趙渢(曾任中央音樂學院院長)、李凌(曾任中央樂團團長)等疏散到緬甸仰光。楊章熹熱情接待了他們,并邀請他們在仰華公學教書。這不僅解決了他們初抵緬甸的吃住問題,而且為該校注入了新鮮的血液。這些進步文化青年經常在校內舉辦以抗日救亡為主題的座談會、朗誦會和歌詠會,提高了全校師生的思想覺悟。學校的抗日氛圍十分濃厚,“讀書不忘救國,救國不忘讀書”就是當時學校流行的抗日口號。在仰華公學的經費處于最困難的時期,楊章熹將他每月大部分的工資,補充學校的經費,支持仰華公學的正常運轉。

          楊章熹于1940年在緬甸加入中國共產黨。為了響應中共的抗日救國方針,先后組織并領導了“緬華抗日救亡宣傳工作團”“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緬華總部”等進步團體,發表了《緬華抗日救亡教育實施綱領》等著作,推動緬甸華僑積極投身抗日救國運動。

          1948年,楊章熹參與創辦了緬甸南洋中學,并擔任南洋中學第二任校長。南洋中學創辦初期,校舍簡陋,但校內蘊含的進步思想和優良校風吸引著全緬僑胞。他們不嫌路途遙遠將子女送到南中就讀。在楊章熹擔任南洋中學校長時期,南洋中學實行的是愛國主義和國際主義相結合,集體主義與個人品德修養并重,促使學生德、智、體全面發展的教育方針。其既定目標,就是培養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接班人。在南洋中學期間,楊章熹領導南洋中學全體師生與國民黨反動派進行了針鋒相對的斗爭,并取得了勝利。南洋中學為新中國革命和建設,培養和輸送了眾多優秀青年和干部。

          楊章熹在緬甸從事緬華進步教育文化事業達十多年之久。他還創建了“緬華教育工作者協會”“緬華公立書報社”“緬華文教社”和“緬華圖書館”等社團和機構。其間,楊章熹撰寫了《戰后緬華教育底理論與實踐》《華僑新文化運動的理論與實踐》等著作,楊章熹為緬華進步教育文化事業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杜堅在緬華戰工隊里堅強成長

          與楊章熹的經歷不同,杜雪痕從小生長于緬甸的華僑家庭。讀中學時開始接受進步思想,閱讀進步刊物,參加進步團體,對社會現象有了新的認識。她經常寫些評論社會不良現象的進步文章,發表于《仰光日報》等刊物上。少年時代的所作所為,為以后參加革命打下了堅實的思想基礎。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后,日本帝國主義侵入緬甸。一批在緬甸仰華公學任教的熱血青年,發動并聯合緬甸各界進步人士,著手創立緬甸華僑戰時工作隊(簡稱“戰工隊”)。

          戰工隊于1941年12月在仰光籌備,由于日本軍隊很快占領了仰光,1942年1月才在緬甸中部城市曼德勒正式成立。當時杜雪痕還在緬甸南部城市勃生家中居住,當她得知戰工隊成立的消息,熱血沸騰,恨不得馬上參加戰工隊,將自己的青春獻給抗日救亡事業。經過一番努力,她終于說服了舍不得她冒生命危險的長輩,與幾位進步老師歷盡艱辛,幾經輾轉,方才來到曼德勒,實現了參加戰時工作隊這一抗日隊伍的愿望。

          參加革命后,杜雪痕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杜堅”,她的理想是成為堅強的革命戰士。

          戰工隊是由一批朝氣蓬勃、充滿愛國熱忱的進步華僑青年組成的。它是震響緬甸夜空最早的振奮人心的抗日怒吼。全隊隊員70余人,來自緬甸四面八方。戰工隊的主要任務是利用各種形式開展宣傳活動,喚起民眾,團結民眾,共同抗日。戰工隊實行軍事化管理,大家一起睡通鋪,一起吃大鍋飯,領導也不例外。

          杜堅參加戰工隊后,由于工作積極努力,有組織和協調能力,又有一定的文字功底,得到組織的重視。擔任戰工隊第二分隊女同志的領導工作,并兼任第五組組長,同時還是戰工隊報刊《勝利報》的主編之一。戰工隊的生活緊張而有序。

          戰工隊成立后不久,在曼德勒進行連續3天的公演。節目有《黃河大合唱》《團結起來》等?!饵S河大合唱》由歌詞作者、戰工隊總領隊張光年親自擔任朗誦,音樂人趙渢、李凌分別擔任指揮和樂隊指導。盡管由于條件限制,樂器比較簡陋,但參加演出的隊員們,個個精神飽滿,以磅礴的氣勢熱情高歌,再加上充滿革命激情的歌詞和雄壯優美的曲調,給聽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演出獲得巨大的成功。

          在曼德勒公演之后,戰工隊又到眉苗、叫脈、西保、臘戍、實皆等上緬甸的重要城鎮巡回宣傳演出。

          除了開展抗日宣傳外,值得一提的是,中國遠征軍第五軍為與英軍協同抗日初抵曼德勒時,因為語言有困難,戰工隊派出數名精通英文和緬文的隊員做翻譯,幫助遠征軍與當地英軍和曼德勒緬甸當局聯絡,以解決遠征軍的汽油供應和交通運輸等問題,得到中國軍隊和英國軍隊的贊賞。戰工隊的抗日活動,不僅轟動了整個緬甸,而且也影響到國內外。

          戰工隊抗日活動得到了僑胞的贊揚和支持,但也招來了日軍的仇視。1942年4 月,在戰工隊到醫院慰問負傷的中國遠征軍戰士的第二天,日本軍隊出動了十幾架飛機,猛炸戰工隊駐地曼德勒云南會館,頓時輝煌的建筑毀于一旦,炸彈落于距離杜堅數米外的地方。杜堅雖幸免于難,但無情的炸彈卻奪去了3名隊友的生命。此外,隊委魏磊在戰工隊撤退時,奉命留守,后因搶救一位落水者不幸犧牲。直到晚年,杜堅仍時常向孩子們提及這些為抗日事業而長眠在第二故鄉的戰友。

          在日軍占領全緬甸的前夕,戰工隊根據上級組織的要求,撤退到云南昆明,回國途中歷盡常人難于想象的艱辛。經過戰工隊血與火的洗禮,杜堅的革命意志更加堅強。

          永葆青春忘我工作的革命伴侶

          楊章熹與杜堅于1942年在云南結婚,此后根據組織安排走南闖北。1946年到重慶八路軍辦事處,半年后重返緬甸,致力于團結緬甸華僑、教書育人的進步工作。

          1953年,楊章熹與杜堅帶著子女從緬甸回國,他們的孩子的名字中都有一個“緬”字。楊章熹回國后任國務院華僑事務委員會海外教育編纂組組長。1962年調任泉州華僑大學。曾任中央僑委委員、全國僑聯委員等職。杜堅先后在北京大學、商務印書館和華僑大學工作。

          反右傾運動和“文革”中,楊章熹受到猛烈沖擊,身心受到了嚴重的摧殘。國務院僑辦和華僑大學分別于1979年和1980年為楊章熹徹底平反,恢復政治名譽。此時楊章熹已步入古稀高齡,并患有嚴重的高血壓、冠心病。但他仍然堅持學習和工作,希望把失去的時間奪回來。他積極推廣世界語,寫僑史、著論文,直到1981年去世,真正做到了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杜堅于1985年在華僑大學離休。2005年,杜堅獲得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頒發的“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紀念章,2015年,杜堅獲頒“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那時杜堅已臥病在床,當她得知這個消息后,心潮澎拜,熱淚盈眶。這位20歲就參加抗日救亡事業,不為名不為利,一生無怨無悔追求進步的普通教師,得到黨和人民的充分肯定。

          沿著父輩足跡努力前行

          2017年11月,抱著尋找父母足跡的愿望,從廈門市委統戰部退休的女兒楊緬燕和廈門市緬甸歸僑聯誼會的僑友一起來到緬甸的仰光和曼德勒。

          楊緬燕專程來到了父親創辦的青年進步活動的據點——緬華仰華公學舊址,找到了當年為豐富緬華青年的文化生活,父親創辦的緬華公立書報社(現改為緬華圖書館)。在南洋中學校友的陪同下,她又來到南洋中學初中部舊址以及高中部。每到一處,那里的一草一木都令她感到格外親切,仿佛看到父親楊章熹當年為緬華教育事業兢兢業業、嘔心瀝血所做的一切。

          在曼德勒,楊緬燕站在伊洛瓦底江邊,回憶《伊洛瓦底戰歌》一書所記載的史料以及母親生前所告訴的戰工隊往事,不禁浮想聯翩……為父母當年為抗日戰爭所做的貢獻自豪和驕傲。

          楊章熹與杜堅,這對才華橫溢的歸僑,言傳身教,培養的子女也都積極進取,在各自領域取得佳績。

          碩士畢業于廈門大學的楊緬昆,曾任廈門大學國民經濟與核算研究所(原國民經濟綜合平衡研究所)所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參加過“六五”“七五”時期國家社會科學基金資助的重點項目《國民經濟核算體系》的研究工作。著有《國民經濟核算體系研究報告》和《國民經濟核算通論》,分別榮獲福建省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一等獎和全國統計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1989年被國務院僑辦、中國僑聯授予“全國優秀歸僑、僑眷知識分子”稱號。

          時光荏苒,這個優秀僑界家庭的故事仍在續寫,孫子、外孫均大學畢業,現在從事各行各業工作頗有成績,甚至有的在加拿大高等院校讀博并留??蒲腥谓?。

          2011年,留學美國10年的孫子楊羽翔回到廈門,在廈門二市附近度過美好童年時光的他,看著鱗次櫛比的高樓,不禁感嘆“廈門變大了”,但消失的歷史小巷也讓他感覺“廈門變小了”。于是楊羽翔徒步記錄下廈門老市區250余條街巷的變遷,“致敬原汁原味的廈門”。原本只是發到論壇里與大家共享,卻意外獲得了許多人的共鳴。楊羽翔幾經改進,逐漸做成了既有深厚文化底蘊又令人耳目一新的廈門手繪地圖。2013年4月,楊羽翔又注冊了“廈門手繪地圖”公眾號作為地圖延伸內容的存放處,主打“尋找老廈門”專題。2018年起,楊羽翔協助開元街道陸續建設了深田文史館、溪岸文史館和湖濱工業記憶館。

          楊羽翔在溪岸路原新加坡酒店的隔壁打造了一個懷舊的文創空間,里面有他收藏的各式廈門老照片、老物件,也有新開發的“老廈門”文創產品。而這個空間的名字“季莊”正是祖父楊章熹的別名。

          沿著祖輩、父輩足跡努力前行也是孫輩一致的愿望。

          本報記者 林希


           
          0
          0

          評論列表 共有 0 條評論

          暫無評論

          聯系我們

          郵箱:mhwmm.com@gmail.com

          大j8黑人bbw巨大888_伊人色综合网久久天天_人妻出差被寝取中文字幕_乌克兰小美女黑毛bbw

          <form id="hjrnz"></form>

          <nobr id="hjrnz"></nobr>

            <form id="hjrnz"></form>

            <thead id="hjrnz"><dfn id="hjrnz"></dfn></thead>
            <delect id="hjrnz"><font id="hjrnz"><strike id="hjrnz"></strike></font></del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