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hjrnz"></form>

<nobr id="hjrnz"></nobr>

    <form id="hjrnz"></form>

    <thead id="hjrnz"><dfn id="hjrnz"></dfn></thead>
    <delect id="hjrnz"><font id="hjrnz"><strike id="hjrnz"></strike></font></delect>

          緬北的“華夏同胞”啊,我信你個鬼!

          編輯:烏鴉校尉 文章類型:歷史回眸 發布于2022-05-21 15:50:27 共150660人閱讀
          文章導讀 上次烏鴉介紹了爭議網紅李賽高及其背后的緬北佤邦后,發現個問題。有讀者還是問,怎么不講講“李賽高”的幕后黑手“亨利集團”?……

          來源:烏鴉校尉

          烏鴉校尉作品

          首發于微信號 烏鴉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上次烏鴉介紹了爭議網紅李賽高及其背后的緬北佤邦后,發現個問題。有讀者還是問,怎么不講講“李賽高”的幕后黑手“亨利集團”?

          道理很簡單,因為這壓根是兩伙人??!

          也許在一些人眼中,緬北,只是個彈丸之地,那里的人哪有什么分別?但是同志們呀,當代中國人要“平視世界”,不僅是要改改過去對發達國家的仰視,也要避免對小國的俯視?!靶⌒〉摹本挶?,承載著幾十支不同的少數民族武裝軍閥,互相之間敵友不定,李賽高所在的佤邦,只是其中之一。

          “亨利集團”所屬的地方,是果敢(撣邦北部果敢自治區)。


          同時,在果敢方面,這個亨利集團明面上還是“正規營生”。

          從其社交賬號公開的資料看,主營項目包括了酒店娛樂旅游、地產開發、礦產開發、黃金珠寶等。

          經營地點為果敢首府老街,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大型企業,擁有緬北罕見的“五星級”(自稱)酒店,是果敢旅游開發的大哥大。

          但只要稍微深入了解,就會發現“亨利酒店”浮華外表下暗藏著巨大疑點,比如在其招聘啟事中除了有幾個普通職位外,還有所謂“牌手”和“監控”,工作地點都是在“博彩大廳”。

          稍明事理者都該明白這兩個職位的性質,要知道,我國打擊非法出境賭博可比打擊“電信詐騙”的歷史還要悠久。大家熟知的那些恐怖虐待,什么噶腰子之類的都是這些賭博團伙玩剩下的。

          而“亨利集團”的董事長,是一名叫魏榕的華人女性,她的父親名叫魏超仁,此人正是剛剛去世的“果敢王”彭家聲的老部下,也是目前果敢地區主要的權勢家族之一,手上握有武裝力量,在當地不說一手遮天,也是無法無天。

          就在今年春節,魏家為了爭奪賭博利益,竟公然派遣其家族武裝同他人在果敢街頭發生武裝沖突,雙方死傷十余人,并造成其他民用設施損壞,可當地警方卻閉上眼睛裝瞎,只因沖突另一方同樣是果敢的豪強家族——白家。

          目前的果敢格局,是魏超仁、白所成、劉阿寶、劉國璽四大家族把持,而這種家族統治在果敢已頑固扎根360余年。

          1

          大家知道李賽高和佤邦在中國的主要宣傳策略是大力渲染親近關系,但要說到血緣源流,那果敢跟中國還更“親”得多了。

          與不少邊地一樣,果敢這塊地并不受到重視,甚至在在明清以前尚在“化外”。沒有專門的地名,遑論設立郡縣。

          直到1659年,南明永歷帝朱由榔小朝廷抗清失敗,被迫退入緬甸瓦城并被緬王 “慰留貴客于緬北山區”。

          永歷帝

          但沒過多久,降清的吳三桂于1661年進軍緬甸追捕朱由榔,政變上臺不久的緬甸新王莽白為了討好清政府,命緬軍設伏截殺南明逃難大臣和隨從300多人。

          之后,朱由榔被莽白俘獲交給吳三桂,次年在篦子坡頭金禪寺被殺。曾追隨他的南明將領四散奔逃,來自南京的武舉人——楊高學就是其中之一。

          他先是拖家帶口前往云南順寧定居,其子楊映一度靠經商致富,卻因此遭人嫉妒。

          競爭對手發現了楊映家身份后,向清政府舉報,楊映不得不攜全家老小再逃至中緬邊境科干地區。

          楊映特別選擇了地勢險要的紅石頭河一帶定居,并依靠自己的經商頭腦再度讓家業壯大,同時他發現科干地區的土著部落之間仇殺不斷,而楊家所在的興達戶的首領陳駙馬(音譯)卻懦弱無能,難以帶領族人抵抗外族侵擾。

          紅石頭河地區

          于是,楊映捐助家業來支持陳駙馬抵御其他部落,其次子楊獻才有著極強的領導才能,不斷帶來當地部族打勝仗,同時不斷收留更多謀生的流民以及南明殘部官兵,最后,楊家竟然反客為主取代了陳駙馬,成了當地部落首領。

          也就是在這時,楊氏家族決定給部落取一個新名——“果敢”,以凸顯當地人民果斷勇敢,同時也是“科干”的諧音。

          之后,隨著果敢人丁興旺,越來越多的內地、藏區馬幫商隊途經此地,經貿逐漸發達,楊氏家族日漸強大,并成為當地的實際統治者,楊家及其部眾在此生根,和當地部落融為一體。

          此時的楊氏家族也壓根不想著啥“光復大明”了,一心做當地的“土皇帝”。而清朝的勢力也沒有深入這里,而是在今臘戍附近的登尼設立 “木邦宣慰司”,命楊氏土司世守其地,誰能想到這“南明遺民”倒成了清政府的土司呢……

          之后近200年時間里,果敢一直都處在楊氏家族的統治下,并維持土司制度,即便雍正時期大規?!案耐翚w流”,也忽視了果敢,儼然將其視為化外蠻荒之地。

          一直到1840年鴉片戰爭爆發之際,云南總督認為楊家百余年來安分守己,也算是為大清戍邊,于是奏請朝廷將其頭人楊國華冊封為“世襲果敢縣令”,楊氏家族才從名義上成了中央王朝認可的漢人土司政權。

          果敢縣令印

          楊國華對此欣喜若狂,一再宣稱自己是“大清忠臣,永不負皇恩浩蕩”。

          但隨著清政府在鴉片戰爭中戰敗,更強大的英國殖民勢力開始入侵緬甸,楊國華很快動搖了,首鼠兩端,同時向英國人示好。

          英軍占領緬甸

          楊國華直到51歲(1877年)才得一子楊春榮,自己4年后病死,這使年僅4歲的楊春榮無法直接繼任土司,只得由其六叔楊國正輔佐。

          楊國正執掌果敢45年,在當地大力發展民生,深得民心,這也使得他的兒子們也擁有了巨大影響力,以至于當他想把實權還給侄子楊春榮的時候,卻遭受兒女和部將的強烈反對,只得一直攝政,直到1920年以80歲高齡去世后,43歲的楊春榮才正式繼任土司。

          楊國正

          也正是楊國正統治時期,英國殖民者在1886年吞并了緬甸貢榜王朝,并順勢向緬北全面滲透。

          1894年,甲午戰爭爆發,英國趁機逼迫清政府簽訂《中英續議滇緬界務商務條款》,取得了對果敢地區的“永租”權力,并開始派遣殖民官吏巡視果敢等緬北地區。

          于是,楊國正立刻轉向英國的懷抱,對清政府名義上的效忠也蕩然無存,在大清滅亡后,果敢對民國政府同樣保持距離。

          1920年,楊國正去世,楊春榮終于正式繼承土司地位,但僅掌權9年就去世了,繼承權再次出現紛爭。

          楊國正的多位兒孫都想自己繼承土司之位,他們聯手排擠楊春榮的兒子楊文炳。

          這時,英國殖民者出手干預,直接將繼承權判給楊文炳。

          這讓楊文炳對英國人感激涕零,全面采取親英的政策,甚至將自己兩個兒子都送進殖民當局在撣邦開設的貴族學校,接受全英式教育,并在編纂當地史書時對英國大肆吹捧,時至今日,果敢地方歷史都將所謂英屬時代視為歷史上最安定的時期。

          從那時開始,楊氏家族雖然在語言文字和生活習慣上保留中國傳統,但政治傾向上已徹底倒向英國。

          更可笑的是,抗戰爆發后,楊氏家族對日寇鐵蹄在中華大地上踐踏毫不在意,卻在1942年日軍入侵緬甸之際,毫不猶豫地拿出大量金錢支持英軍。

          日軍入侵緬甸

          直到已經衰敗的帶英帝國大敗潰逃,楊氏土司才想起了自己的母國。

          于是,楊文炳在1942年以“七七事變”五周年的名義,通過滇緬路督辦公署向國民政府捐獻了30萬元,希望得到中國遠征軍的庇護。

          但與此同時,楊文炳還派出代表參加日軍召開的“和平會議”,安排其表弟和妹夫參加日偽工作,向日軍捐贈數萬緬幣,并殘害果敢自衛軍里的積極抗日分子向日軍示好。

          簡直是投機者的典范了。

          為日軍賣命的緬甸人

          當戰局稍微好轉,楊文炳趕忙找到英國駐昆明領事,告知果敢還沒有淪陷,要求英國給予果敢支持,卻被無情拒絕,還被告知:果敢屬于中國軍隊作戰范圍,武器裝備應該找中國要。

          就在這時,楊家卻發生了嚴重內訌,楊文炳突遭旁親楊文泰的武裝叛亂,差點送命。

          楊文炳逃入中國境內躲避,并依靠國軍平息了叛亂。他順勢提出要“回歸中國”,但自己依然保持實質獨立的土司地位。

          入緬作戰的中國遠征軍

          擔心得罪英國的國民黨當局沒有直接回應楊這一請求,但授予了楊文炳上校軍銜,將其所部改編為果敢自衛支隊,屬于第11集團軍。

          可是在楊文炳回到果敢后,原形畢露,在家宴里對手下狂言道:“什么家國情懷?日本給我的綢制國旗不比中國的破布旗好看得多?”

          國民政府很快察覺了楊文炳的通日行徑,并在其赴云南養傷之際將其逮捕,衛立煌認為:楊文炳接受國軍軍銜,且果敢屬于中國戰區,其通日行為應該受到嚴懲。

          衛立煌

          但軟弱無能的國民政府最終在英國的施壓下釋放了楊文炳,并在抗戰結束后將其禮送回果敢。

          回到果敢后的楊文炳徹底回歸英國懷抱,甚至接受了殖民當局派遣的民政官員,同時楊氏土司武裝還得到了大量英式武器裝備與軍餉。

          正當果敢楊氏正美滋滋過著自己“土皇帝”生活時,英國殖民者卻又跑了,緬甸成為獨立國家。

          英軍準備撤出緬甸

          楊文炳見狀,立刻向新成立的緬甸官方表“忠心”,還讓自己的兩個兒子成為緬甸國會議員。他們在國會一再表示果敢人是緬甸國民,和中國沒關系,在他們的強烈要求下,緬甸聯邦在后來頒布的《公民法》中寫明:“果敢人是緬甸土生土長的國民?!?/span>

          也就是這一年開始,果敢的漢族人突然發現自己變成了“果敢族”。

          然而,楊家這一次的算盤落空了,因為他們發現緬甸政府的核心思想是“大緬族主義”,果敢這種半獨立的土司制度是后者不能容忍的。

          結果,楊家頭人先后被軟禁,緬甸官方開始了對果敢的打壓,先是在1959年宣布廢除果敢數百年的土司制度。不久之后,中緬兩國正式勘界締約,果敢地區劃歸緬甸版圖,在法律主權上不再同中國有直接聯系。

          而后,奈溫軍政府于1962年政變上臺后,更是采取武力手段將已退位的土司楊振材等楊家要人逮捕,并安了個販毒罪名投入監獄。

          當然,這個罪名也并非完全是誣陷,因為楊家土司從1840年鴉片戰爭后,就通過英屬印度引進鴉片種植,向中國云南販賣煙土,賺取巨額財富以擴充私人軍隊,叫毒販那真是沒冤枉他們。

          2

          楊家被緬軍鏟除后,原來作為楊家護衛隊分隊長的羅星漢投靠了緬甸軍政府,被奈溫委任為“果敢青年前進委員會”主席及自衛隊隊長。

          此后,羅星漢強力剿殺楊氏殘部,并由此當上了所謂“果敢縣人民政府主席”,至此,果敢又成為了羅氏家族的統治區。

          但羅星漢的好日子也沒持續太久,因為同樣在楊氏土司家族任自衛隊分隊長的彭家聲以反對“大緬族主義”為名舉起反政府大旗,成立“果敢人民革命軍”武裝反抗緬政府軍和羅星漢部。

          彭家聲的口號引發廣受緬族壓迫的果敢及其他少數民族的共鳴,所以他的隊伍雖多次遭受重創,但卻總能快速重建,其追求也得到主張民族平等的中國的支持。

          就在果敢內戰不斷之際,緬共來到了緬北建立根據地,善于投機的彭家聲立刻“響應革命號召”,率部加入緬共部隊,也得到大批華人人力物力支持。

          緬共時期的彭家聲

          1968年元旦,加入緬共的彭家聲部隊以“緬甸人民解放軍”的名義進入果敢,一路勢如破竹,將政府軍和羅星漢等部打得大敗。

          彭家聲在同年4月占領全部果敢大部,在1973年徹底肅清了羅星漢和緬軍在果敢的勢力,并以緬共東北軍區副司令的身份兼任縣長,將政府機構遷至靠近中國南傘口岸的楊隆寨。

          緬共中央

          只是,果敢內部的各宗派和小集團斗爭始終不斷,彭家聲則充分利用自己聲望和各派之間的矛盾,拉一派打一派,最終建立起自己的權威,并不斷壯大彭氏家族的勢力。

          到了1989年3月12日,緬共式微之際,已經擔任緬共人民軍東北軍區副司令的彭家聲突然宣布叛離組織,并發動兵變控制了果敢地區,成立了 “緬甸民族民主同盟黨”、 “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 ,又稱 “果敢民族民主同盟軍”(果敢同盟軍),彭家聲出任主席和同盟軍總司令。

          彭家聲和緬甸軍方講和

          彭家聲的帶頭叛變讓緬共瞬間四分五裂,緬甸共產主義運動直接走向毀滅。彭家聲在同年3月31日與緬政府簽署了?;饏f定,軍政府正式承認果敢同盟軍所建政權為緬甸特殊的 “地方政府”,并將其稱為“撣邦第一特區”。

          而果敢除了外交權以外,可擁有自己獨立的政府、軍隊、稅收和法律制度,同時不對緬政府繳納賦稅,也不承擔任何義務。

          彭家聲在掌握果敢后,開始大力發展自己家族的勢力,亦如此前的楊氏土司和羅氏一般,將整個果敢變成自己的獨立王國。

          不過,由于果敢體量較小,深處內陸且地勢險要,資源匱乏,土地面積僅有2700平方公里,僅比深圳大一點,人口25萬左右,加上和緬甸政府若即若離的態度,完全無法得到中央的財政補貼,反而被牢牢封鎖。

          果敢居民也和佤邦、小勐拉、克欽等其他民地武轄區一樣被緬甸視為三等公民,在緬無法自由通行和從業,也獲得護照出國,只能靠邊民證在中國云南幾個邊境小城活動。

          緬甸一等公民身份卡

          這使得果敢要生存下去只能從中國找機會。

          為了維系家族統治和果敢同盟軍武裝,果敢政府成為了緬北第一個向中國販毒的區域。

          而后來由于中國大力打擊毒品,繼續過去的販毒行徑只能遭到全面封鎖,曾被國際禁毒組織稱為“世界三大毒王”之一的彭家聲,又讓果敢成為緬北地區第一個公開禁毒的區域。

          果敢禁毒

          為此,果敢還再度爆發內訌,1992年11月,強硬支持販毒的果敢同盟軍副司令楊茂良在得到佤邦(撣邦第二特區)的支持下,將彭家聲勢力一度趕出果敢,并主政果敢數年。

          但彭家聲依靠禁毒的絕對政治正確得到了包括中國在內的外界輿論支持,同時,彭家聲和另外一伙民地武——小勐拉(撣邦第四特區)領導人林明賢(也曾是緬共將領)結為兒女親家,此外又和緬甸中央達成臨時同盟。

          林明賢

          在女婿和緬甸軍政府的支持下,彭家聲在1995年11月殺回了果敢擊退楊氏,重新主政果敢。至此,果敢正式進入了13年的彭氏家族時期。

          期間,這個昔日的大毒梟繼續執行看似強硬的“禁毒”措施,并以此為由從國際社會募集了大量資金援助,尤其是在替代種植方面,彭家聲一直以經濟困難為由向中國索要援助。

          同時,彭家聲也通過各路華語媒體向中國展示所謂“果敢新面貌”,同時也開啟了一大范式——靠果敢和漢族同源的關系,主打“華夏血脈”來向中國社會宣傳。

          在那個網絡不發達的時代,彭家聲的宣傳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也確實吸引了許多不明真相的國人前往果敢那個所謂“異域小中華”去旅游,并得到了一些中國企業投資。

          只是,這一切并不能滿足果敢權貴們的私欲,在這種含情脈脈的環境下,果敢又想出了開辦賭場來誘騙中國游客出境賭博的辦法。

          這些果敢賭場依靠網絡和電話短信等方式宣傳自己,在開辦了大量賭場之余,“配套”了大量所謂“放水”公司,其實也就是高利貸組織。

          在誘騙國內賭徒輸光錢財后,“放水”公司則立刻出動向輸紅眼的賭徒借錢,最后下場自然是再次輸光,繼而淪為賭場的人質。

          果敢賭場

          一旦淪為賭場人質,他們就會面臨恐怖的酷刑,我們熟知的那些“嘎腰子”之類的都只是果敢賭場常用的手段之一,更可憎的是,許多賭徒人質在家人繳納了巨額贖金后,依然可能丟掉性命,被割器官后虐殺。

          而果敢政府對此不作為,甚至反而半公開支持,并在中國加大打擊賭博之余,依然繼續誘騙中國人前往果敢賭博。

          直到2005年、2006年之后,中國對賭博打擊力度進一步加大,國內的賭博歪風一時被剎住不少,使得前往果敢的賭博的人員斷崖式下降,這影響了果敢財政。

          結果,果敢方面馬上動了新的歪腦筋,開始轉向在線賭博,并以高薪為噱頭招募了許多中國籍人員前往果敢,進行技術支持,這一套手段給中國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危害。

          彭家聲對于中國方面禁賭的壓力一直虛與委蛇,但由于他隱藏得較好,加上長期的媒體宣傳,使得很多國內網友依然對彭家聲和果敢存在著不切實際的“同胞感情”。

          而彭家聲在十幾年統治中也鞏固了彭氏在果敢的絕對地位,不出意外,他的“土皇帝”之位能讓他干到死是沒問題的。

          怎奈人算不如天算,因為緬甸軍政府也容不下他。

          3

          2008年,緬甸軍政府頒布了新憲法,其第七章第三百三十八條規定“全國范圍內的武裝力量統一歸國防軍指揮”。

          據此,緬政府在2009年4月宣布要將緬北所有非政府武裝組織整編為中央控制的邊防軍,并聽命于中央直接指揮,并讓中央的官員進駐當地。

          這自然遭到了果敢同盟軍在內的各路民地武反對,于是,緬政府決定殺雞儆猴,彭家聲的果敢同盟軍“不幸”成為了其中之一。

          2009年8月8日,緬甸軍政府以搜查毒品和槍械廠為由發起對果敢同盟軍的進攻,彭家聲部潰??;同年8月24日,同盟軍副司令白所成和果敢縣長明學昌率眾投靠緬政府,追隨彭家聲二十余年的特警大隊隊長趙凱也率部投靠了白所成,亦如當年彭家聲叛離緬共。

          白所成

          最終,緬甸政府軍在白所成等部的配合下,于同年12月結束果敢戰事,并在12月4日宣布將投降的果敢同盟軍殘部正式改編為由緬甸中央政府控制的邊防軍,原來的“撣邦第一特區”也被更名為 “果敢自治特區政府”,緬甸中央政府正式掌管果敢地區。

          “8.8事件”也導致包括佤邦在內的其他民地武各個自危,開始不惜代價窮兵黷武,間接導致了緬北各民地武區域對中國的各類犯罪活動增加;同時,近4萬果敢難民涌向中國,給云南邊境造成了巨大壓力。

          進入中國的果敢難民

          不過,那次沖突并沒有打死彭家聲,他在躲入叢林中休養生息后,于2015年再一次“重出江湖”,在克欽等其他反政府武裝的支援下,率領重建的數千同盟軍反攻果敢,一度給予緬軍和白所成部巨大傷亡。

          在此期間,彭家聲充分利用網絡平臺為自己發聲,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發表《致全球華人的公開信》,一再強調果敢的“華夏血脈”,還號召全球華人:“愿以同根同族為念,出錢出力,以救我百姓;發言發聲,以壯我軍威!”

          彭家聲這番操作在世界華人圈中引起巨大反響,尤其是收獲了海量中國網友的同情,許多人紛紛捐贈錢財,更有網友采購了軍用戰術物資通過中國邊境城市南傘交給新建的“果敢同盟軍”,甚至還傳出熱血網友非法越境參加彭家聲武裝。

          不過,彭家聲對此是堅決否認,聲稱自己只要求金錢、物資援助。當然,真相只有他清楚了。

          至于他所自詡的為“華夏尊嚴而戰”的說辭,聽聽就好。

          雖然弄得動靜挺大,彭家聲最后一次“復出”最終沒能再次入主果敢,可緬軍也無法徹底剿滅躲藏在果敢北部山區的彭家聲部,雙方從2015年對峙至今。

          一直到2022年2月16日,彭家聲因病不治身亡,終年94歲。

          在新“果敢同盟軍”發出的訃告中,將彭家聲稱為“偉大的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民族英雄”。

          但上述種種不難看出,彭家聲是個舊派軍閥罷了,和歷史上楊氏土司、羅星漢等果敢地方豪強別無區別,他們所謂的“華夏情懷”,不過是為自己家族謀取私利的工具。

          盡管目前果敢已經被緬軍在名義上“削藩”,但軍政府卻無力對果敢實行完全直接的統治,還得依靠原來彭家聲的老部下才能穩固統治果敢。

          折騰了幾番,果敢最終還是落入了家族政治,被魏超仁、白所成、劉阿寶、劉國璽四大家族瓜分。

          同時,緬甸軍政府雖然加強了對果敢的控制,但卻不想投入財政去“惠”果敢,放縱果敢地方繼續發展黑色、灰色產業。

          而果敢“四大家族”因為有了緬政府的承認,更加肆無忌憚地發展賭博、電信詐騙等坑害中國人的勾當。

          電信詐騙受害者

          說回到“亨利集團”,其董事長魏榕就是利用父親魏超仁的勢力,在果敢建立起博彩產業一條龍,其中涵蓋從KTV到酒店餐廳到性交易,還包括高檔的珠寶店,為賭徒提供資金的當鋪與高利貸,毒品交易等。

          魏家除亨利集團外,還有一家新錦江酒店,同樣在當地赫赫有名(它與內地錦江酒店無任何關系和瓜葛)。

          魏榕由于從小就經歷過多次果敢戰亂,生活在爾虞我詐之下,在軍閥父親的影響養成了狡詐狠辣的性格。

          而比起喜歡明目張膽進行不法生意的父親,魏榕更加擅長用搞些花里胡哨的形象工程來對“業務”進行美化,使之更具有欺騙性,也讓更多人上鉤。

          其中,她從彭家聲主打“域外華夏血脈”的宣傳中大受啟發,開始充分利用中國短視頻流行的時機,注冊了大量營銷號利用廣大中國網友樸素的民族情感來套近乎。

          由此打造了各種“海外孤忠”的緬北人設,以此來誘騙不同需求的國人,同時還搞了各種“高薪工作”把果敢形象打造得如同天堂一般。

          許多不明真相的國人被騙過去后,才發現等待著他們的不是高薪、美女,更不是什么“同胞情”,而是一把血淋淋的“殺豬刀”。

          在亨利集團的招聘中可以看到,他們有招聘舞蹈員。這些舞蹈員的工作,就是在酒店門前跳舞以吸引顧客。

          緬北詐騙團伙常用的洗腦短視頻

          他們跳的舞蹈,也會拍成視頻,通過互聯網平臺,傳播給中國網民。

          為了躲避各大平臺的審核,他們只發布歌舞視頻,然后不經意間,給亨利集團一些特寫,以此達到宣傳的效果,以此吸引不明真相的國人前往。

          同時,他們也十分小心,盡可能避免露出明顯的馬腳,加上果敢地方勢力和他們緬甸官方身份的庇護,難以掌握指控的決定性證據,包括“亨利集團”等在中國網絡平臺的賬號至今沒能被徹底封禁。

          現在的李賽高們,不過是果敢方面宣傳經驗的模仿者罷了,而果敢存在的罪惡,也當然波及到了他們身上。

          大家可能都熟悉“非我族類”那一句,但有所謂血緣之親也未必就牢靠??v觀果敢歷代家族勢力,無一不是兩面三刀、背主求榮之徒,唯有走投無路之時才想起中國人的血脈來,你指望他們當什么“海外孤忠?那實在是太天真了。

          當代腦子清楚的中國人,絕不應該被一聲“同胞”就把骨頭叫酥了。

          烏鴉校尉整理編輯

          首發于微信公眾號:烏鴉校尉(ID:CaptainWuya)


           
          0
          0

          評論列表 共有 0 條評論

          暫無評論

          聯系我們

          郵箱:mhwmm.com@gmail.com

          大j8黑人bbw巨大888_伊人色综合网久久天天_人妻出差被寝取中文字幕_乌克兰小美女黑毛bbw

          <form id="hjrnz"></form>

          <nobr id="hjrnz"></nobr>

            <form id="hjrnz"></form>

            <thead id="hjrnz"><dfn id="hjrnz"></dfn></thead>
            <delect id="hjrnz"><font id="hjrnz"><strike id="hjrnz"></strike></font></delect>